《创业时代 2》:惊破霓裳羽衣曲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创业故事

温迪渐渐喜欢上了郭鑫年,他单纯善良,又披上创业成功的光环,鲤鱼跃龙门。他行程爆满,穿梭于论坛和媒体之间,晚上尽情缠绵,沉醉在成功之中。公司规模扩大,即将搬入CBD的高级写字楼,北京交通堵成一锅煮,租房就成了当务之急。温迪一手张罗,在公司的步行距离租来公寓,她特别装饰了落地窗旁的卧椅,她喜欢在夜晚托着一杯红酒,歪在这里,欣赏东三环的璀璨夜景,红色和黄色的尾灯交织,此时此刻,整个北京仿佛已经被她臣服,匍匐在她的脚下,她喜欢这种感觉。

家具也一应俱全,只欠各种摆设,温迪拖着郭鑫年来逛家具城,兴致勃勃地挑选,郭鑫年完全没有概念,全听温迪,她常来过夜,也算半个主人。

买完家具,两人回家,温迪把后背转向郭鑫年,让他为自己拉开长裙的拉链,踢掉高跟鞋,走进大大的衣帽间,换上居家的连衣裙,倒了一杯红酒,就腻入那个舒适的卧椅,看着窗外,十分钟之后,才慢慢说道:“亲爱的,我很担心。”

什么?郭鑫年搞不明白,刚才还撒娇的温迪,转眼间就忧心忡忡。

“安卓版本。”温迪精心挑选着时机,魔盒的苹果版本是卢卡一手开发出来,他却不精通安卓平台,无论产品设计还是研发速度,都不尽人意,他又极为固执,坚持苹果优先,他们只好从外面招聘,组建安卓团队,两个团队磨合有严重问题,“问题在哪里?”温迪不愿意抛出答案,先问郭鑫年。

“我和卢卡谈谈。”郭鑫年头痛,安卓手机在中国市场高歌猛进,份额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。

“谈不通怎么办?”温迪渐渐引出答案,对手已经启动,落后就是死路一条。

郭鑫年抬头看着温迪,判断着她的动机,她却时而看看酒杯,时而去看夜景,目光难以捕捉。“他是你的好朋友,我不方便说。”温迪入股墨盒,小心地处理着创始人之间的关系。

“你说。”郭鑫年看着温迪,神情紧张,他不想温迪和卢卡之间发生冲突。

“CTO应该带领整个研发团队,如果他不想管,应该有人负责。”温迪耸耸肩膀,背影迷人又优雅。

“换掉卢卡?不行!”郭鑫年断然拒绝,温迪这是挑拨离间,他绝不容忍。

“你误会了,亲爱的。”温迪笑了,她已经试探出了结果,没人能够破坏三个创始人之间的友谊,精明如她绝不会贸然行事,她拿出了久经思索的建议,“你亲自负责安卓平台。”

郭鑫年不想替代卢卡,可是安卓产品的开发进度极其缓慢,根源的确在于卢卡。他正在犹豫的时候,温迪已经放下了酒杯,胳膊盘上了郭鑫年的脖子,抹了蜜的嘴唇奉上来,郭鑫年拉着她要去卧室。温迪却摇头,指指躺椅:“这里,我在上。”

妖娆的后背,抛在空中的尖叫,温迪跨坐在灯火辉煌的城市之巅,仿佛骑在北京城的身上,她双手透过玻璃窗按住这座城市的胸膛,感受北京渐渐雄壮,进入身体,她深深呼吸一声,容纳并包裹着,目光迷离俯视着街道和路灯,身体缓缓扭动,润滑在这座城市。一阵闪电,水滴坠落,大雨倾盆,溪流哗啦流淌。温迪咬着嘴唇笑,上下左右,逢迎冲折,这座城市再也不再伟岸,而是与她的身体融合在一起,温迪掌握着节奏,这座城市疯狂起来,无数烟花冲天而起,她才恍然想起,新年就要到了。脚下的火树银花让她达到兴奋的极致,忽然,郭鑫年怒吼一声,在她身下轰然坍塌,变得那么渺小和无力。温迪仍然肆意扭动,直到身体炸开,才缓缓摊在郭鑫年的肩膀上。

大屏幕上显示着一幅图形,横轴的左边写着个人家庭四个字,右边是企业机构,中间显示着价值两个字。很明显,这意味着采购能力从个人家庭向企业和机构延伸,纵轴分成很多种颜色的彩虹条,最底下是通信,再向上是社交,娱乐、餐饮、交通、能源、医疗、金融服务等等。中间有一道分界线,左侧的蓝色意味着已经被互联网的潮水占领,右侧显示成黄色,如同陆地。猛地一眼看去,蓝色的海洋只占据了图片的左下角,违背互联网占据的陆地反而占据了大多数的面积。

那蓝靠在墙上仔细看着这幅图,自从退出魔盒的小组之后,她没有闲着,而是深入研究互联网,顿觉汗颜,以往他们像在大海里撒网,其实没有章法,能够捞到小鱼小虾就算幸运。

“将主要的产品和服务标出来。”那蓝指着图片,这是一片浩瀚的海洋,显示着互联网经济与传统经济相互依托和竞争的格局。一名分析师打开电脑,开始填入主要互联网产品的名字,在通信那一栏写上魔盒和幂聊,社交那栏是新浪微博,餐饮是大众点评网。

普通消费者与企业和机构相比,更加感性,采购金额更小,购买时间更短,很多行业已经被互联网彻底颠覆,比如传统的电话业务被魔盒和幂聊取代,餐饮有大众点评网,购物被淘宝和鸡动网网替代,中关村的电脑城早就辉煌不再,传统商场也大受打击,反而那些看电影、餐饮和购物中心崛起。分析师说完在图上蓝黄交界的地方做了一个手势:“很明显,互联网正在沿着这条线,切割和颠覆传统行业。”

“可是,很多行业并不能被互联网替代,比如看电影和旅游,还有谈恋爱。”另一名分析师坐在桌子上,反驳前面那位。

“所以?”那蓝很少长篇大论,而是提问和倾听。

“应该是线上和线下的结合,这就是O2O,比如大众点评网,不是取代餐饮,而是让我们更好的选择。”第二位分析师说道。

“中国的炒作概念,其实在国外就是本地生活服务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第一名分析师从国外回来,在高摩这种投行,哈佛这种名校的学生比比皆是。

第二名分析师显然没有那么资深,嘴巴扁扁,却没有反驳,那蓝却看出来他有话说:“在O2O,或者国外的生活服务领域,是不是互联网下一波进攻的缺口?”

那蓝在互联网行业越浸越深,渐渐找到了方向,入口大战已经爆发,那么下一战将发生在哪里?互联网及其聪明,绝不会硬来,像潮水一样寻找着突破口。那蓝要做的是,在那个节骨眼投下巨资,助互联网浪潮一臂之力,打破传统行业的桎梏。

“我不同意,O2O太广泛,战线太长,我们没法在那么多领域投资。”第二名分析师继续反对。

那蓝认可他的说法:“那你觉得互联网将在哪里突破?”

“互联网金融,或者教育,还看不清楚,这是未来,谁也不知道。”第二名分析师困难地摇头。

“我们是投资人,要掌握浪潮的趋势。”那蓝回想着郭鑫年创业的经过,互联网极其聪明,其实是在那些领域的创业者,每个浪潮之巅都有他们,他们勇于尝试,不断向传统行业发出冲,。那蓝想了片刻,说道:“这张图非常好,给了我们很棒的指引,但是远远不够,我们要深入进去,找出每个领域的最顶尖的创业者,看看他们做到什么程度,谁将会取得突破。”

投资魔盒的经验,对于那蓝是一个很好的学习。大多数人遇到挫折就会受伤,怨天怪地,龟缩回去再也不敢尝试,还有些人会忘记伤痛,继续磨练。只有少数人懂得,没人生而伟大,都要在失败中摸爬滚打,失败是世人皆有的修炼,那蓝学会咀嚼败果,这是很苦却最有嚼头的食粮。

本文摘自《创业时代 2》,付遥 著,中信出版社出版。本文由中信出版社授权发布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。

  • 我的微信小程序
  • 长按二维码识别查看微信小程序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个人微信号
  • 长按识别加我个人微信号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